家鄉的蘑菇
發布日期:2019年11月5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寧瑋      
    江南的八月,立秋時節,卻依然是高溫不斷,燥熱難耐。這時節,家鄉應該是早晚涼風習習了吧?這時節,應該到了蘑菇成熟的季節了吧?
    一想到這里,我的思緒又飛回了遙遠的家鄉。我的家鄉在吉林省永吉縣,那里有座美麗的水庫,水庫四周群山環繞,森林茂密,樹林里有數不清的野生蘑菇……
    第一次去采蘑菇,大約是在我七八歲的時候。那年六月份,鄰居嬸嬸說帶我去采早蘑菇,我們挎著小筐,沿著水庫邊的黃沙路走過去,繞過石砬子山,走出去不遠,就看到路右邊有一片小松林,松林里長著一小片一小片的灰色的小蘑菇,看著十分不起眼。以前,也沒吃過這種蘑菇。嬸嬸說:“別看它小,長得灰不拉唧的,味道卻不差,回去做白菜蘑菇醬,辣椒蘑菇醬,味道可鮮了。”我點將信將疑想著:既然來了,就采一些吧!回去嘗嘗到底好不好吃?于是,我蹲下來,小心翼翼地撿拾起一朵朵小蘑菇。因為它長得小,腿兒細,傘蓋薄,極易碎,所以要格外小心地采。那次,我采了小半筐小灰蘑。
    中午,母親去園子里摘了一把小白菜,揪了幾根小辣椒,用自家做的大醬炒了個白菜辣椒蘑菇醬,還沒端上桌,遠遠地就能聞到香味兒。吃一口撈米飯,就一口蘑菇醬,簡直是人間至美享受。蘑菇香滑,醬香濃郁,米飯松軟適口,那頓飯,我吃到撐得吃不下為止。沒想到,不起眼的小灰蘑菇,會是這樣的美味!從那以后,我就愛上了采蘑菇。
    初秋,一場雨后,林子里到處都能見到蘑菇的身影——榛蘑、松蘑、榆樹蘑、掃帚蘑……母親時常帶我進山去采蘑菇。她挎一個大筐,我挎一個小筐。母親已經練就了采蘑菇的本領,哪片林子里什么時候長什么蘑菇,她都了如指掌。廟嶺溝的榛桿塘子里出榛蘑;青嶺溝的柞樹林里出白趟子蘑;大桶子溝背陰坡出榆樹蘑;南山松林里有黃松蘑;西山柳條溝里有白凈凈的柳樹蘑……每次進山,我們都滿載而歸,甚至有時碰到了大片的蘑菇,筐都裝不下,把外衣脫下來,再包上一包帶回去。那種收獲的喜悅,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。
    每次采蘑菇回去,母親都會把蘑菇仔細地挑揀好。
    榛蘑,可以曬,可以鮮食,也可以腌成咸蘑菇。咸蘑菇炒酸菜是我的最愛,多年以后,回味起來,那酸爽滑嫩的感覺猶在唇齒之間。冬天時,那道小雞燉蘑菇的鮮美自不必言說,相信東北人無論走到哪里也忘不了它的味道。白趟子蘑,白色的傘蓋像朵小白云,可以和其他任何蘑菇一起燉著吃,味道絕不遜于其他蘑菇;松樹蘑,像把油紙傘,傘蓋上有一層黏糊糊的東西,腿粗肉厚,炒著吃、炸醬吃,滑溜溜的,味美滑嫩;榆黃蘑,野生的極少見,若哪次在山林里偶遇它,定會驚喜至極,趁新鮮,做一盤肉片辣椒炒榆黃蘑,父親會就著它多喝二兩小酒。
    還有一種蘑菇也屬于松樹蘑。但是,它不像黃松蘑那樣傘蓋黏黏的。它是通體深紅色,生長在冬夏常青的黑松樹下,藏在厚厚的松針里,很少能采到,只要采到一點兒,母親都會把它仔細地一劈兩半兒,單放在一堆兒晾曬,曬干了再單獨包一包收好,留著過年時做雞肉蘑菇燉粉條兒吃。我沒有吃過云貴的雞樅和松茸,不知道它們的味道有多鮮美。但我想,我們的紅松蘑的味道絕不會遜于它們。因為,每當母親做這道菜的時候,灶房里飄出的縷縷香味兒,都能讓在外邊玩耍的我們飛奔回家……
    山林里的蘑菇,也不是任何品種都可以吃的,特別是有些蘑菇,雖然生得特別艷麗妖嬈,卻是極毒的。所以,不認識的蘑菇,我是從來不敢采的。
    有一年秋天,我去山坡上挖地瓜,回來時經過大河邊,看見一棵楊樹樁子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蘑菇,那蘑菇黃黃的小腦瓜兒,上邊布滿均勻的黑色的小點點兒,那蘑菇我不認識,不敢采回去。可是,那么多可愛的小蘑菇,又舍不得扔下。于是,我還是采了回去。但是,卻不敢吃,怕中毒。后來,靈機一動,我想了個辦法,拿著蘑菇去菜市場向賣菜大媽請教。有個大媽很肯定地告訴我,那是楊樹蘑,沒毒,可好吃了。我高興極了,急忙買了一把大媽的小白菜,回家做蘑菇醬去了。晚上,飯桌上又多了一道美味,家人們都搶著嘗鮮!
    在南方生活的十幾年,每次在超市里看到金針菇、雞腿菇、茶樹菇,就會想起故鄉山林里一片片蘑菇……
北京福利彩票大奖 华能国际股票行情 pc蛋蛋的牛人怎么玩的 福建时时诈骗团伙立规定 在线棋牌竞技游戏手机版app下载 南昌麻将打牌技巧 12选5复式投注对照表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青海快3昨天开奖号码 双色球20+1 赌大小翻倍加注能赚钱吗6 后一稳赚技巧每天稳赚 河北11选5遗漏走势图 500彩票极速快三网址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 彩神是真的吗 河南快三走势图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