聳立在松花江國堤上的“天壇”
發布日期:2019年11月4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張津友      
    到過北京天壇公園旅游的人,無不為壯觀雄偉的呈圓形的祈年殿所震撼,這座集明、清建筑技藝之大成的中國古建筑珍品,已成為北京市的地標性建筑,是外界了解北京歷史文化的一個重要的窗口。當你來到松花江干流三站鎮國堤上,遠遠就會望見有一同樣高大壯觀的三層樓閣,啊!這分明就是北京天壇祈年殿的再現,讓人興奮不已。這個穿堤工程就是聞名省內外的三站灌區抽水站主樓,當地人稱之為“三站天壇”,我省松花江畔著名的風景名勝,每年夏秋季節接待省內外游客十萬多人。運行57年后正式“退休”,2014年公布為省級文保單位。
    一個風和日麗的夏日,我和文友們慕名走近“天壇”,抬頭仰視,一座塔樓式結構,典型的明清建筑風格映入眼簾,在湛藍的天幕映襯下,給人一種氣勢磅礴之感。古人將北稱為天,南為地,有“天圓地方”之說,用以象征世間萬物美好。古代帝王正是篤信這一說將用作祭天的祈年殿建成北呈圓形,南呈方形三層樓閣。三站抽水站主樓高達20多米,設計者王文凱、劉克立兩位水利工程專家在繼承天壇工藝的同時,大膽創新,建成這一傳世的精品杰作。整幢大樓磚混結構,紅色鐵瓦屋頂,南立面成平形,其它三面呈半圓形。從上至下,一層比一層大,屋頂三樓為紅色、一二層樓為藍色鐵瓦,斗拱飛檐,錯落有致,層次鮮明,線條流暢。走進大樓的南側,刀切似的橫斷面墻體從上而下一直扎進水中,一組浮雕及標語口號呈現在人們的眼前。頂樓與二樓連接處中央,紅紅的“三站抽水站”和“1959”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告訴我們樓的名稱和工程竣工時間。下面是黃色的齒輪、麥穗雕塑。二樓墻面是花鳥等浮雕,彩繪圖案栩栩如生。俯視水中,在陽光的映照下,偌大“天壇”倒影在微波中楚楚動人,成為一道獨特的景觀,令游人驚艷不已。整個“天壇” 仿古建筑與現代文明巧妙的融合在一處,無不彰顯建筑布局之嚴謹,構造之奇特,裝飾之瑰麗。
    從北門徑直走進一樓,寬敞、明亮的半圓形大廳立時讓人感覺心胸開闊,這個占地近800平方米廳室,除一個占地百余平方米圓形石柱支撐頂樓外,其余600多平方米一二樓聯通,顯得屋內特別寬闊,這里是安裝機泵的主車間,幾十年來從安裝使用柴油機到如今的電力作動力,向全鎮十幾萬畝農田不知輸送了多少億立方米的江水了,有多少個春旱連伏旱,電閘一合,歡快的松花江水噴涌而出,通過主干支渠系流進干渴的農田,挽救了多少莊稼啊!有多少個洪澇之年,大水幾乎淹沒了即將成熟的莊稼,圍困村屯,威脅岌岌可危的泥草房,機器一啟動,這些水乖乖流進松花江,為民解了圍。現在機泵作為三站水利歷史發展的見證文物保存起來了。抬頭向上看,一組鐵滑道和一個可隨意移動的木制設備引起了人們的注意,大家猜測著這是何種工具,技術人員向我們揭開了謎底,這是一個建樓初期安裝的吊車設備,木質結構可隨意滑行吊裝機器。工作人員告訴我們,這可是目前全省發現的唯一的一件木結構塔吊設備,堪稱灌區主樓的“鎮館”之寶了。我們不禁肅然起敬。
    登上樓梯進到二樓,這是個占地不過百平方米的小間,但這里卻是“指揮中樞”,一大排配電表盤占了相當大的空間。管理人員告訴我們,這里陳列不同時期的電閘,從八十年代刀閘到現代的遙控裝置一一呈現,從中不難看出電力發展的脈絡。幾十年里,技術人員換了一茬又一茬,在這個重要崗位上開閘、關閘,為全鎮抗旱灌溉“把脈、開方”……
    “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。”人們迫不及待地登上三樓,這個占地僅百平方米的觀景平臺讓人驚喜,周圍均是透明的玻璃窗,放眼遠望,視野開闊,東南西三面波濤洶涌的松花江和濕地多樣性景觀盡收眼底,江上桅桿林立,一艘艘機帆船、駁船劈波斬浪往返如梭,一番繁忙景象;碧綠的河水上,成群的水鳥在上下翻飛,一片片抽穗的莊稼,一叢叢柳條裝扮出秀美的濕地風光;向北望去,江水滋潤的萬畝稻田波浪起伏,現代化的鄉村建筑,碧綠的田野構成“三站天壇”莊重肅穆、靜謐深遠的環境氛圍,讓人喜不自禁。
    好巍峨的一座“天壇”,加上周圍小橋流水、綠樹芳草,更加顯示出大樓具有的雄渾和飄逸的風姿。
    在灌區樓前,參與主樓建設的耄耋老人包師傅,熱情地向游客們繪聲繪色講述著“天壇”發生的往事。大洪水過后的1958年,縣委決定興建五大灌區,三站灌區主樓是各公社最大的一座。在“大躍進”特殊年代,建設灌區主樓和渠系面臨的困難沒有嚇倒建設者,從7月19日開始,隨著一聲震天炮響,喚醒了沉睡千萬年的山川,灌區建設正式破土動工,數千名建設大軍浩浩蕩蕩開赴建設現場,安營扎寨,建主樓、修渠道。水利科技術干部劉克立吃住在工地,測地勢、繪草圖,幾易其稿拿出了天壇樣式方案。
    主樓施工遇到諸多難題,陰雨綿綿砂石、紅磚運不進來,人們從數里外挑、背、扛過來。打沉井沒機械幫助,人們輪流下到河底用鍬鎬掘進十幾米深。一天,沉井內出現泉涌,技術員劉克立帶領青年技工包國明用鹽酸和水泥,兩人下到井底用手抓泥壓制,半個小時后制服了,可兩人的手被燒成大泡。當時水泥緊缺,用磚頭面和石膏粉攪拌砌磚抹面……。人們憑著頑強的毅力不到一年時間就完成了這一浩大工程。同時4公里主干渠、11公里支渠及十幾處二級提水泵站一并告捷。
    劉克立設計的抽水站不僅壯觀雄偉,而且灌排兩用,臨水南面設立4處閘門,兩側是排澇回水口。秒流量6立方米,灌溉能力7.8萬畝。春夏用水時開機向分泵站和蓄水池送水,夏秋雨季洪澇發生可通過自排閘向江排水,內外洪水頂托時用機械強排。
    有了抽水站,從1959年運行以來,十多萬畝耕地得到灌溉,千畝魚塘人歡魚躍,成了遠近聞名的“魚米之鄉”;有了抽水站,二十個村莊免遭內澇威脅,低洼地再也不受澇災之苦;有了抽水站,引來了江水,為抗旱節約了大量資金;有了“天壇”的助力,全鎮糧食年產量突破二億斤,連續兩次榮獲省級先進鄉鎮和國家重點鎮殊榮。
    “三站天壇”日夜不息滋潤著這片黑土地,養育了建設者們的子孫后代,成為人們賴以依存的不竭水源。
    這座雄偉的建筑,雖經近六十年的風雨剝蝕,仍然巍然屹立。看到受其滋潤過的綠油油的莊稼,以及幸福生活的人們,讓我感慨萬千,這不正是當年建設者們的心愿嗎?“天圓地方”的美好寓意,如今在三站已變為現實。矗立在松花江大堤上的“三站天壇”,你現在不僅是個“脫去戰袍”的旅游景點,更是一本記載三站水利發展史的教科書……
北京福利彩票大奖 二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欢乐捕鱼达人 海王捕鱼总换吗 牛牛牌游戏 17好友麻将安卓下载 排列三骗局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胆拖计算表 ssc平台一条龙搭建 秒个145dt跑环赚钱吗 腾讯分分彩挂机计划 主播播放电影赚钱 北京快三预测 北京pk10倍投日赚100 时彩稳赚的倍投计划 北京麻将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