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從故鄉來
發布日期:2019年6月27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劉艷玲      
    清晨起床,看到外面又是霧靄籠山,纏綿的雨還是沒有停歇的跡象,想到潮濕氤氳將依然是這天氣的主導,心里便有了一絲不爽快。
像是被誰家淘氣的小孩子把舊時光的窗紗倏地撩起,我看見了我的家鄉。記憶中這個風輕云淡天高地闊的北方小鎮啊,她那清爽舒翠的美麗瞬間暴露在眼前,竟然有些妖嬈。
    六月,是家鄉最舒服的季節。北方入夏較晚,時至五月仍覺春寒料峭,而到了七月盛夏又驕陽似火,唯有在仲夏時節,不冷不熱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樣子。
    比如,西郊公園里的荷花塘。西郊公園位于城西門外,五岳河東岸,始建于1979年,是一座開放式公園,占地約200畝。在公園的西南方,有一處人工湖,湖里栽種著上千株的荷花,湖面架著一座白玉石橋,湖中心建有一座綠瓦紅柱、飛檐翹脊的仿古涼亭,湖的周圍栽種一圈垂柳。一條嵌有紅白兩色方磚的甬路環湖鋪設,路面平整,設計美觀,特別是甬路兩邊的綠柳濃蔭,柳梢披風,搖曳多姿,時時撩人。每天的清晨和傍晚,都有許多人來此散步,漫步途中或遇親鄰好友,遂開心相伴,邊走邊聊,好不愜意。此時節,荷塘里的荷葉已經打開蜷縮的身體,肆意伸展,“蓮葉何田田”,像是一床綠毯鋪滿了湖面,人們樂得看這一片綠色孕育的生機和希望。迨至菡萏成花,嬌姿欲滴,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“,其安靜嫻雅的姿態必將吸引城區和鄉村中的大多數人特意前往。今天的人們大可只顧得欣賞翠錢紅衣,早有騷客為水芙蓉的高潔艷麗皆盡溢美之詞:“覽百卉之英茂,無斯華之獨靈”、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、 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……
    比如,景觀大道上開設的早市。接連著西郊公園東門約百米,便是一條早市街。早市街長千余米,幾乎占據了1/2長的景觀大道。早市開放的時間從清晨開始,至早上7:30結束,即滿足了居民供銷需求,又不會影響市容市貌,是對景觀大道的合理運用。晨露未消,商販們早早便來到這兒,把自家商品規規整整的擺好,等到顧客陸續多了,便此起彼伏地吆喝起來。人們在西郊公園晨練結束之后,便可順路去早市買東西,當然也有人是特意去早市逛逛的。早市規模較大,商品齊全,日常用品應用盡有,且物美價廉。最暢銷的商品當屬那些來自本地農家的新鮮蔬菜和瓜果。住在鄉下的勤勞的人們,經常會帶著自家小院收獲的且食用不完的瓜果鮮蔬到早市售賣。即使價格偶比超市要高些,人們也樂于從早市上采買,因為不施肥,無污染,純綠色,安全又放心。有時,買回家的蔬菜也吃不完,就將其焯水控干,放進冰箱冷凍格,等到冬天時再拿出,化開炒熟,食之仍有夏天的味道。
    比如,跳不厭的一曲水兵舞。家鄉曾一度流行學習跳水兵舞,水兵舞不同于多數廣場上大媽們跳的排舞,它是一種雙人舞蹈,但又和交誼舞有很大區別。水兵舞對動作的技術性要求較高,其音樂節奏歡快、輕松活潑,舞跳起來優美飄逸、極具韻律美。我早晨鍛煉的方式就是跳水兵舞,既鍛煉身體又愉悅心情,有時也能賦予我成就感。堅持跳了幾年時間,動作已然嫻熟,也曾做為一個獨立的節目參加單位的文藝匯演。每天早晨在廣場舞、秧歌、甩鞭子、踢鍵子等各式鍛煉的人群之間,我和妹妹的水兵舞總是不經意就變成了公園里一道亮麗的風景,吸引來很多贊賞的目光。
比如……
    “鈴鈴鈴…… ”學校清早跑操的鈴聲在6點鐘準時響起,回憶的窗紗陡然垂落,我的思緒和目光從遙遠的北方晨曦煌煌,回到了身處的江南細雨黏膩。此時的小雨淅淅,略略算來,只不過離開家鄉才半年時光而已。
北京福利彩票大奖